牛年說牛
来源: 香港大中華通訊社  日期:2021-02-09 21:14:28  点击:16672  属于:中国新闻
    作者:香港和明建築集團董事長  巫遠周
    朋友們:
    庚子鼠年即將過去,辛丑牛年即將來臨,在這辭舊迎新之際,祝各位朋友來年平安健康、幸福、快樂。
    牛年將至,但願牛年是一個吉祥之年,中國人對牛的感情歷史悠久且深厚,它幫助人類耕種,并且賦予了豐富的內涵,你真牛,有時表達的是個人或群體乃至國家能力超常,可能比平時厲害,超常發揮亦可能是春風得意;超群出眾;取得了可喜的成績、輝煌的戰果、巨大的成就等等。
    股市中的牛市指的是股市正在成上升趨勢,牛氣沖天指的是升勢迅猛,銳不可擋。
    西班牙人,人與牛相斗以及奔牛成為一種運動也成為文化,印度奉牛如神,中國貴州牛與牛斗,牛勇人樂,總之涉及牛真是甚為熱鬧。
    牛是勤勞的象征,牛是力量的象征。
    過去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至今為止,接近一億人染疫超過二百萬丟失生命,各國如同孤島,航空業、運輸業、旅遊業、零售業,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艱難困境,全球經濟受到重創。如果說互聯網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讓人與手機結盟,然而疫情卻讓人類離不開防護裝備,人人戴口罩,人類本難以視容顏穿透內心,而今卻增添了一層神秘的面紗,美女不能展現芳容,俊男不可招示英武,本已壓抑的空氣,越發讓人透不過氣來,魔鬼作惡本無須遮掩,而今的遮掩或許會令他們更加的瘋狂。
    過去的四個庚子年,均為不平凡之年,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清政府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割讓香港島;1900年義和團殺害傳教士和外國公使引致八國聯軍打清廷,慈禧和光緒皇帝逃亡西安,次年簽定辛丑條約,賠償白銀4億5千萬兩;1960年,大鬧鋼鐵、人民公社,引致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上億人染疫超過二百萬人失去生命,但疫情還在繼續,真可謂庚子宿命、庚子悲傷、庚子劫難,中華民族經歷的前三個庚子年經歷尤為苦難。
    2020年的庚子年,疫情發現於中國武漢,但災禍最甚的卻是歐美,中國的疫情在嚴苛的管制下,比西方崇尚自由主義的國家,防疫確實效果顯著,中國的一眾自許愛國且自覺制度優勝的民族主義者們,心態卻更加地熾熱起來,正值牛年之際,真的要牛到天上去了,他們數年來一直期待著中國的GDP達到全球第一,更希望軍事科技先進到把美國拉下,達到想打誰就打誰,甚至老美也不例外。
    我親愛的同胞們,我們真的很牛嗎?現就以我們的愛國同胞整天掛在嘴邊的GDP和軍事強大的議題,讓我吹吹牛吧!
    以經濟實力論英雄而言,各朝在經濟巔峰時期達到:
    漢朝占世界經濟總量  26%
    唐朝占世界經濟總量  58%
    北宋占世界經濟總量  80%
    元朝占世界經濟總量  35%
    明朝占世界經濟總量  55%
    清朝占世界經濟總量  35%
    中國人曾經在1500年間經濟上雄霸世界第一,尤為突出的是宋朝時人均GDP2280美元,是中世紀的人均422美元的5倍之多。
    中國人在歷史上確實很牛!
    然而清朝從鴉片戰爭開始,經濟總量開始下滑:跌至10%,至中華民國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之後,中國的經濟總量約為8%-9%至1949年為5%。
    此時的中國人牛嗎?不牛!但是5%並不是中國歷史上最低的年份,1976年時,中國的GDP總量為1539.4億美元,而世界的總量為64400億美元,中國占世界經濟總量的2.39%,而當時的中國總人口為九億三千七百萬占世界總人口的四十一億三千五百萬的22.66%。
    這時的中國牛嗎?一點也不牛!
    中國從1949年至1976年間的27年GDP如何?
    1966年人均GDP占世界的104位至1976年人均GDP占世界的124位,幾乎與非洲的大部分國家同步,中國人牛嗎?一點也不牛。
    中國從1976年的1539.4億美元至2019年的14.4萬億美元,中國在這四十年間GDP增長了100倍。牛嗎?實在很牛!但是中國人縱然在這四十年間得到了飛速的發展,經濟總量約佔世界的15%,經濟總量躍升為世界第二位,但人均GDP如何?占世界的72位,低於世界的中位數位,英國、法國、德國、日本是中國的4倍,美國是中國的6倍,香港是大陸的4倍,澳門是大陸的8倍,韓國是中國的3倍,世界最高收入的國家平均在中國的6倍以上。中國人牛嗎?不牛!現在的中國與歷史上的宋唐盛世相比,牛嗎?一點也不牛!未來中國隨著土地成本、勞工成本的增長,經濟增長的進度將放緩,要達到經濟總量的第一,最少還要10-15年,而人均收入超越美國至少還要50年,因此,無論你有怎樣的民族自豪感,你要面對現實,正確地認知自身的位置,不需沾沾自喜,亦不必悲天憂人。
    無可否認,中國過去四十年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經濟輝煌成就,我們亦應該客觀地評估和總結思考,以免沾沾自喜、狂妄自大,亦避免妄自菲薄。本人認為高速發展主要理由有如下幾點:
    其一:政治方向的轉型:從1978年之前的29年的以階級鬥爭為綱,轉變成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
    其二:經濟上:以計劃經濟為主體,轉變成為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並行,允許私營經濟的產生和發展,具有一定程度的法例保障;
    其三:在對外的的經濟策略,允許外資在一些行業投資并開設工廠,在土地及稅務上給予了一定的優惠,在世界的經濟格局上,處於四十年前貧窮的中國,土地和人力資源的低廉成本以及廣大的疆土和龐大的勞力市場,成為了投資者極具吸引了的地點,大量的工廠擁入,形成了最具規模的產業鏈最完整的世界工廠;
    其四: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享受了最惠國的待遇,取得了世界貿易的巨大紅利,每年的貿易順差達數千億美元;
    其五:大量的貨幣發行(中國的貨幣發行量與GDP的比例幾乎全球最高達3倍)而相應的房地產業,土地資源的對沖令經濟膨脹之後,還不至於爆破;
    其六:中國大量的基礎建設,令城市的配套變的便利,也令相關的產業得到蓬勃的發展,如鋼材、水泥、建材等等;
    其七:中國人基因中的勤奮以及對財富、名利的追逐,早期的文化燦爛形成的聰明、智慧;
    其八是在經濟開拓中,以低廉的成本,獲得了高價值的知識產權,技術轉讓使中國產生了以互聯網為主的科技巨頭,為中國的發展以低端的勞動密集成產業,提升到了較高的一個層次。
    在1978年之後的四十年經濟得到了高速的發展,但隨之而來的財富不均以及貧富懸殊日趨激烈,社會上感激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鄧公似乎還沒有崇拜毛澤東之多。究其因由,因許多人未有得到改革開放的社會紅利。並且要求政治改革社會上呼聲很高,但實際步伐緩慢,或有倒退之勢,這是為政者必須面對的社會問題。然而,1976年之前定的27年除了集體的貧窮以及不停地斗爭,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我實在想不到這樣的社會形態有什麼可取之處,人們在和平年代並不和平,非正常的死亡人口,比戰爭時代還要數倍之多!但社會上出現的奇怪現象是人們似乎沒有從1949年至1976年的苦難中吸取教訓,也沒有在這個民族災難中作任何的反思,甚至懷念那些年、那些月。
    朋友們,當楚河漢界的約定成為廢紙而子民無異議,當成王敗寇成為大眾稱頌的金科玉律,當秦皇漢武一代天驕,風流人物視萬民如草芥,視儒生如螻蟻,而人民歡呼偉大而膜拜,這樣的群體價值而根植民族時,黑暗、動蕩、苦難將會在這個民族中如影隨形,永無終止。
    2.以軍事強大論英雄:
    中國的大部分人認為弱國無外交,經濟實力是一方面,軍事強大是強國的重要標志,他們普遍認為兩彈一星是中國壯膽揚威之國之利器,換言之,只有強大的拳頭在人們面前才會得到敬畏、尊重和具有話語權。
    本人想說的是,其實世界上有核彈的國家包括:美國、俄羅斯、中國、法國、英國、印度、西班牙、巴基斯坦、以色列、朝鮮共九個國家。
    德國沒有核武,誰敢說他不強大?
    日本沒有核武,他不強大嗎,他們的國人在世人面前受凌辱?不被尊重?
    朝鮮、巴基斯坦有核彈是否世人很敬畏他們、很尊重他們,朝鮮的國人稱金正恩為宇宙無敵大將軍,他在世人面前,地位如何?在歐洲的廣大地區,小國並不弱小,沒有核武但並未受到凌辱,而是普通地受尊重,所以牛不牛,有無兩彈一星並不重要,以軍事實力支撐的強大並不可靠。
    以武力征服了廣褻疆士,歷史上的亞歷山大,蒙古的成吉思汗,法國的拿破崙,大不列顛的日不落國大英帝國,德國的希特勒,日本的東條英機,如今如何?一切都似曇花一現。
    在中國公民的普遍思潮中,認知的強國、經濟的強大、軍事的強大,還有偉人的引領,萬眾一心,十天能起一個方艙醫院,能夠抵制一切的封鎖、自力更生,更有萬邦來朝,這便是我們中華兒女期待的中國夢,民族復興
    朋友們、同胞們,我們期待的不僅僅是這些,更重要的是我們追求民族的普遍幸福、快樂,每個人活出尊嚴,更被世人尊重。我們追求的不僅是財富,更重要的是創造文明,我們不需要其他國家的畏懼,而需要得是他們的尊重,唐宋時期經濟上的成績,是可喜可傲的,但對人類更大貢獻的是燦爛輝煌的文明,唐詩宋詞文學的造就的巔峰,才是我們更加需讚頌傳揚的,滕王閣經歲月滄桑,建了倒下,倒下的再建,經歷數十次,真正令滕王閣經年不倒的的卻是滕王閣序,滕王閣序才是真正千古不朽的文明。
    當中國的疫情肆虐,日本友人送來的郵包,更加引人注目得的是具有唐宋詩風的“山川異域,日月同天”、“遼河雪融,富山花開” 、“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在兩鄉”。
    大英帝國已經衰落,但大英帝國的牛頓、莎士比亞以及大批的科學巨人、哲學家、思想家、文學家創造的文明將會在人類中永存。
    因此,本人認為我們的民族復興及中國夢要包含如下的要素:
    (1)政治昌明。人民享有普通的自由,包括語言自由、行動自由、思想自由,人民不會因思想而獲罪,不會因語言獲罪,人民有普遍的參政權利,有私人財產的保障權利,有公平的機會。
    (2)經濟上人均收入達到世界上的中等偏上的經濟水平,私有財產及私人企業必須合法地得到保障,允許私營企業自由發展應該成為法例。
    (3)人民幣國際化,成為美元、歐元對等的通用國際貨幣。
    (4)整體的科技水平達到世界的前列。
    (5)產生偉大的思想家、科學家、作家、藝術家、音樂家、哲學家,創造燦爛的文明。
    (6)移民對等:即中國人移民到歐美與歐美人移民到中國數量對等,層次相近。
    (7)中國人可愛,而非可怕,在人與人的交往中守約、守信,道德高尚、備守尊敬。
    (8)台灣不需武統,而是自願靠攏。
    朋友們,我們在強調經濟強大,武器強大時,沒有言語的自由,沒有行為的自由就不可能有個性的發展,就沒有科學技術的進步,更不可能有深刻偉大的思想誕生。
    在蜜蜂的世界中,只有一個王,每個蜂子都勤勤懇懇地工作,他們沉浸在自覺的甜蜜世界中,如有外敵,群起而攻之,異常地一心和團結,但在蜂的王國中不能創造人類的文明,他們的世界能否複製到人類,是值得探討的一個議題。
    當我們高歌集體主義,盛贊、犧牲個人而成全大局時,但歷史經驗告訴我們砸鍋拆灶不能大鬧出鋼鐵來,人多力量大也不能驅使芯片立馬產生。
    人類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世界潮流滾滾向前,我們不要寄望一個偉人引領民族前行,而應該更加寄望一個優秀的制度和一部堅實的法典和一群不受強權干預,不受利益腐化的剛正不阿的執法公務人員和一眾道德高尚的民族公民。
    本人認為:人的立身基本為:真實、善良、健康、快樂。
    道德高尚的公民是:遇到不公正、不公義、不道德、非法不沉默;維護公平、正義、守護道德、良知、勤奮敬業。
    朋友們,牛年別牛,我們要牛,還需如牛一般地勤奮、努力。
    祝新年如牛般的健碩、如牛般地勤奮、如牛般地發力!
    希望牛年真牛!
2021年2月9日
    庚子年尾辛丑年前年廿八
于香港